网络文学二十二年:从免费、收费再到免费的轮回

摘要:不管外界对网络文学质量有待提升的呼声有多高,不可否认的是,如今网络爽文的读者们依旧在爽快地“阅读人生”。不过,对于一众网络文学的创作者和平台而言,日子却越来越不痛快。

编者按:本文转自懂懂笔记,作者左岸,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不管外界对网络文学质量有待提升的呼声有多高,不可否认的是,如今网络爽文的读者们依旧在爽快地“阅读人生”。不过,对于一众网络文学的创作者和平台而言,日子却越来越不痛快。

8月12日,阅文集团发布了2019上半年业绩。财报显示,上半年集团总收入为29.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0.1%。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3.93亿元,同比下降22.4%;非通用会计准则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盈利3.90亿元,同比缩减了19.3%。

出人意料,阅文集团在营收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也在大幅缩减。具体到业务层面,阅文集团两大核心业务——在线阅读业务与版权运营服务,收入分别为16.63亿元和13.1亿元。前者同比减少11.5%,后者同比增加224.1%。

在财报发布后的第二天,中金将阅文集团的股票评级下调至与大盘持平,目标价29港元。受此影响,阅文集团当天股价暴跌17.81%,报24港元每股,创下了一年来盘中最大跌幅。

作为背靠腾讯的国内第一网络文学巨舰,阅文集团在2017年11月初登陆港股时曾备受资本市场的追捧,市值最高逼近千亿。不过,上市不到两年后,如今其市值已经跌去700多亿港元,仅为255亿。

究竟是网络文学在走下坡路,还是这个文学江湖已经越来越缺乏“拥趸”的关注?

No.1很多人都欠网文一张月票

阅文股价下跌源自其发展和经营上的桎梏。作为国内最大的互联网文学上市企业,阅文近一年来的“低迷”,也可以视为整个互联网文学市场面临的转折点。

目前阅文集团旗下拥有QQ阅读、创世中文网、起点中文网、云起书院、起点女生网、红袖添香、潇湘书院、小说阅读网、言情小说吧等一众知名网文平台。数据显示,目前其累计拥有约780万位作家、1110万部原创文学作品。相较于掌阅、中文在线等同为上市公司的竞争对手,阅文拥有相当明显的优势。

以阅文目前在整个国内网络文学领域的体量和市场地位,它的发展状况也代表着整个网络文学市场的现状。作为以付费——阅读为主要营收模式的商业网站,其营收增、利润跌的根源,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用户对于网络文学内容付费意愿的减弱。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互联网文学市场仍在持续增长。根据《2018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网络文学读者规模总计达4.3亿人,同比增长14.4%;网络文学作品总量。目前已经超过2400万部。

用户增长对于整个行业而言是一件好事,但有了用户并不意味着可以成功变现。

如果将22年前,朱威廉在上海热线的免费个人主页创立“榕树下”,作为整个国内互联网文学的起点,那么至今网络文学领域一直在做的大事其实只有两件:一是打击盗版;二是培养用户付费阅读。

读者群体对于付费去看网文,实际上只是在近几年才有了“意识”。虽然早在2003年起点中文就开启了VIP阅读模式,以此宣告付费阅读时代的到来,但至今网络盗版依旧猖獗,用户付费阅读的意愿并未成势。

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整体盗版损失规模为58.3亿元,网络文学的盗版损失占到了同期市场规模的58.3%,远高于数字音乐的5.9%和网络视频的14.3%。

也正是由于大量盗版内容存在并且容易获取,导致普通用户的付费意愿持续降低。以阅文集团为例,根据此次最新财报的数据显示,虽然阅文集团的月付费活跃用户从2.13亿人上涨到了2.17亿人,但是平均月付费用户却从1070万人次下降到了970万人。同时,付费用户平均月收入也从24.4元下降到了22.5元。

平时我们在起点网App的留言处可以经常看到类似的话语:“终于付费去看了《庆余年》,补上多年来对猫腻的歉疚”“终于在起点订阅了烟大的《天阿降临》,有点被自己感动了”“虽然如今已经过了看三少爽文的年龄,但我始终欠三少一张月票”……

是的,很多80后85后读者开始反思自己欠作者的那张“月票”,并且用付费阅读来完成心愿,但是他们的数量毕竟是少数。在走访网文读者的过程中,一位深度网络玄幻小说迷“小吴”对懂懂笔记表示:“我最多的时候同时追20多本小说,但我从没因为看小说花过钱,也没听说过身边朋友里谁因为看小说花了钱。起点上有些热门小说刚更新的章节确实需要收费,不过只要在它更新之后你用百度随便一搜,就会能找到不花钱的链接。有这么多免费内容我再花钱看太划不来了。”

对于网络小说的付费机制,另一位读者“叶良辰”则表示:“玩游戏我愿意花钱,因为充钱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装备和道具,这些东西除了充钱没有办法获得。看影视视频我也花钱办过会员,因为那些视频平台的会员内容虽然网上也能找到,但是弄起来特麻烦,有时候(下载)还容易中毒。但小说不一样,充不充钱都能看到,找起来很简单,也就是网站不一样而已,这样的话我自然是选择免费的。“

显然,对于整个网络文学领域来说,虽然拥有数亿读者,但是大量盗版内容的存在始终是限制其通过内容获得营收的最大掣肘。

那么,除了付费阅读,网络文学是否还有别的盈利模式?

No.2免费阅读会是一条好出路吗?

显然,盗版是付费阅读受到制约的重要原因。对此,相关互联网行业观察家对懂懂笔记表示:“互联网文学内容盗版问题,主要还是因为行业本身的形态所致。作为诞生于互联网并以文字内容为主的行业,其盗版的成本一直就很低,文字盗版是技术含量和门槛极低的形式,投入低,但是收益高。”

另外,该人士补充道:“目前对于平台而言,防盗版的成本又太高了。有关政府相关部门以及各平台每年都会投入大量资金打击盗版,虽然每年也会打掉不少盗版渠道,但由于盗版成本太低,很快就会出现更多的渠道。此前盛大文学就曾因为盗版的事起诉过百度,最后也胜诉了,但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网络盗版和搜索检索的问题仍然存在。”

始终存在的盗版问题,导致行业虽然培养了十几年用户付费习惯,但意愿始终不高。在这种尴尬情况下,平台方也在寻求新的营收方式。例如,免费阅读模式的探索。

目前包括字节跳动旗下的番茄小说、趣头条旗下的米读小说、连尚文学等免费模式的网络文学平台,都已经上线一段时间。面对免费阅读模式的冲击,阅文集团也推出了免费阅读的产品飞读App。另外,在今年上半年阅文集团还通过腾讯在手机QQ和QQ浏览器中开设了免费阅读频道。

相较于付费阅读的模式,免费阅读的商业模式非常简单。简单而言就是用流量换广告,最终实现流量变现。这种免费策略,也是现阶段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选择的盈利变现手段。

当然,对于网络文学市场而言,免费模式下获取的流量不仅仅可以让其通过广告模式变现,继续深入发展则是热门IP的打造和运营,这是更为高级的打法。

网络文学可以通过前期免费阅读模式吸引大量用户,从而实现对单个IP知名度的打造。一旦成为热门IP就可以制作连续剧、动画、电影作品,以及授权改编网络游戏和销售纸质图书。这样就可以进一步地扩展单个IP的价值。

类似猫腻的《择天记》、《将夜》,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神印王座》以及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等,都是业内熟知的案例。而且从收益角度来看,一个成功的热门IP改造后的价值,也要远远高于单纯的付费阅读。

不过,白金作家毕竟只有那么多,畅销的网文(值得改编为影视剧)也很有限。而目前网络文学市场的发展趋势看似在走向免费阅读,但最后如何走通还是一个问号。

首先,单纯的靠流量变现并不能支撑起一家大型企业未来的发展。毕竟在所有商业模式中,这种单纯通过卖流量换广告的模式是最基础也是最低效的。因此,IP的深度打造就成为平台最重要的任务。

在IP打造上,最理想的状态是形成版权、IP以及制作出品的闭环。不过,目前经典和热门文学作品进行影视化改编的难度非常高,从近几年包括《择天记》、《斗破苍穹》、《鬼吹灯》、《盗墓笔记》等一系列热门IP的影视剧改编结果来看,虽然上线之初都获得了一定关注,但大多数作品的口碑最红都没能达到预想中的效果。这一症结,在阅文集团身上同样有所体现。

2018年阅文集团收购了新丽传媒,并希望通过其来打造自己手中的IP。据悉,当初阅文收购新丽传媒时双方签订的对赌协议内容,是在2018-2022年连续三年净利不低于5亿、7亿和9亿。但是去年新丽传媒的净利仅为3.24亿元,没能实现第一年的对赌目标。未来两年,其能否完成接下来的艰巨任务,也是目前业界关注的焦点。

显然,在内容为王的时代,用户并不会单纯为了网文作者或作品的名气而买单,最终还是要回到IP相关衍生物本身的质量上。

【结束语】

22年历程,网络文学从免费走向收费,又从收费走向免费。平台在调整商业模式,用户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尽管网络文学市场整体表现并不理想,但可喜的是一些头部作者已经实现了名利双收,尽管这些大V目前仍会被读者天天催更,但对于创作者阵营而言,至少是到了希望。

可是仍在艰苦跋涉的众多网文平台,似乎仍未看到真正的曙光。他们只能捧红为数不多的头部作品,只能成就屈指可数的白金作家。而如何去帮助平台上成千上万的创作大军以及千万部作品,去获得更多的价值并以此成就自己的价值,无疑是必须也是最难做的事情。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