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以现代价值观“入侵”历史

谢群

2019年年末临近,正当忙碌一年的人们开始感叹“逝者如斯夫”时,网剧《庆余年》(导演:孙皓;编剧:王倦;小说原著:猫腻;主演:张若昀、李沁、陈道明、吴刚等)的播出,将人们的思绪引向了更远的过去与未来,并带领他们经历了一场关于抉择与改变的冒险之旅。光是“庆余年”三个字就足以给无暇思考自身的人心头一击。它不是诙谐搞怪的角色人名,而是实实在在的主题表达。对生命的渴求与希望,都包含在“庆余年”这三个字里面。

当然,《庆余年》之所以热播绝不只在于主题的深刻,更在于其品质上的“情采”赋予观众的体验感。用时髦的话来说,这部剧“有趣又有料”。

“情采”的概念见于古典文论《文心雕龙》,作者刘勰提出“为情而造文”。“情”是一个具有丰富内涵的词,它不仅包括人的情感,还包含“情志”的涵义,指作品中所蕴含的思想内容或价值观。

在情感层面,《庆余年》的创作者并不仅仅满足于讲述一个简单的跨越时空的爱恋故事,而是力求展现生活中的各种情感。如主角范闲与古代人的师生情、爱情、友情、亲情等等,这些情感展现了生活的复杂性,使得故事的假定情境具备了真实感。难能可贵的是,剧中的“情”还上升到“情志”的层面,第一集开场戏就通过大学生张庆的讲述,为故事确定了较高的立意:“这个故事的真正意义是:珍惜现在,为美好而活”。“现代思想与古代制度的碰撞”的故事内容,本质上就是价值观的碰撞与交锋。《庆余年》中这种价值观的冲突成为推动情节的最大动力,主角范闲是一个有着大情怀的小人物,他秉持着“找到自己想做的事,为自己而活”“人人平等”的自我意识和现代观念,与古代制度下的压迫与不平相抗争。立意和价值观的表达,决定了一部作品的高度。反观市场有太多的网络剧,却因立意不高、价值观单一甚至野蛮而折戟沉沙。

《庆余年》的有趣有料不仅在于情感丰富、立意高远,还在于其充分发挥了视听手段的表现力,为观众奉上了一场丰盛的视听盛宴。通过声音、色彩、画面来表情达意是影视艺术的基础性功能。影视剧的画面和声音在包裹情感与意义的同时,还会在视听上形成一种美学特质,就如同文章的文采,这便是影视艺术的“采”,它对于影视剧的情境营造、“情”的传达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有“情”无“采”,作品必将流于说教,让人觉得索然无味。一部影视作品只有“情采兼备”,才能给人以美的享受,又启发人深刻的思考。《庆余年》就是一部焕发视听之“采”的作品。片中的场景、道具、服装美轮美奂,极具历史感,这些为观众进入假定情境的真实体验奠定了基础;摄影机拍摄时角度多变,多采用运动镜头,画面的动感较强;布光层次分明,人物造型感突出;其中追逐戏、武打戏的动作设计和镜头表现非常具有冲击力。还有老戏骨、青年演员、小演员的精湛演绎,以及精心制作和设计的声音,这些因素综合起来赋予了这部网剧非常强的“电影感”,观众在体验视觉美感的同时,又能如临其境,如历其事。

作为一部注重观众体验的网生剧,《庆余年》糅合了穿越、科幻、悬疑、武侠、权谋、喜剧等元素,为网剧的创作设立了一个标杆。但是细观其细节,依然有很多不足之处。如编剧利用现代与古代的观念或语言差异制造幽默效果,但一些谐音梗不免让人觉得不甚高级、不够巧妙。再如主人公范闲的人设是具有现代先进观念、三观很正,但其文才的展现方式是写了一本惊世骇俗的小说《红楼》,还有在斗诗会上原样抄写了杜甫的《登高》全诗。虽然剧中其他人物生活在早于曹雪芹和杜甫的年代,观众可以理解他们的错愕与惊叹,但是对拥有现代观念的主人公来说,如此“肆无忌惮”地践踏他人的知识产权,显然不能逻辑自洽。又如,也许是因为背后有个庞大的改编计划,第一季播放过半,关键情节还没出现,一直在为后面的剧情作铺垫、交代人物,对于没有读过原著的观众来说,显得过于冗长,进展缓慢。

《庆余年》第一季还未全部播完,现在给它下定论还为时尚早。但可以肯定的是,它通过焕发情采,已将大部分观众引入到一种别样的体验情境之中,它已迈出成功的第一步。通过这部剧,我们可以看出一部“爆款”网络剧的特质:有趣有料,有情有采。“有趣”不代表一味迎合观众,靠低俗搞笑博取眼球。“有料”则是指通过绚美夺目的视听之“采”,表达丰富真实的情感及具有时代精神的价值观。

《庆余年》未完,不管对于剧中人还是观众来说,未知依然很多,冒险还在继续。

本站所有的文章、课件、图片及其他资源,若出处为“丁香园”,即为本站成员原创或整理,版权归作者与本站共同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他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