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全国人大代表王填:希望出台更积极的消费“组合拳”

摘要:王填建议,疫情过后,国家可以实行更加积极地消费政策,帮助企业纾困解难。他从消费场所、消费时间、消费货币和消费成本等方面进行了“组合拳”式建议。

1

全国人大代表、步步高商业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填。

疫情下2020年两会,企业纾困、刺激消费、保供稳价等话题备受关注。全国人大代表、步步高董事长王填今年提交七份建议,分别关注促进消费、稳定就业、水果水产免税、果蔬标准化、商超冷链建设、商业地产调控等方面。

作为来自百货零售业的代表,王填重点建议,疫情过后,国家可以实行更加积极的消费政策,帮助企业纾困解难。他从消费场所、消费时间、消费货币和消费成本等方面进行了“组合拳”式建议。作为较早建议发行消费券的代表,他强调,消费券发放不应定向给个别企业和个别平台,应该平等、普惠。

面对疫情,王填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称,疫情的影响是暂时的,步步高的中长期目标虽然有挑战,但还是有信心能实现,而步步高今年的扩张计划不变,将依然维持80家的开店目标。

“这次疫情给步步高企业转型提供了支点,也加快了步步高数字化转型的节奏。”王填认为。疫情期间步步高升级了上线的“小步优鲜”,王填本人也尝试了直播带货,在他看来,带货要熟悉这类产品,且对产品有一定的感情,价格也要有优势,“你让我卖化妆品,我就啥也说不出来。”

参加完今年全国两会,王填称,看到了政府在遭遇疫情后恢复经济的决心和信心。他还表示,“给到企业的政策红利是超预期的,有了这些政策的支持,我们有信心能够度过这个非常时期。”

谈建议:期盼更加积极的消费政策

新京报:你的两会建议涉及非常广,从疫情后的促进消费政策到农产品减税,再到将七一设定为法定节假日。在参会过程中,委员们对你提的哪些建议反响比较热烈?

王填:我建议的核心是希望国家实行更加积极的消费政策,既有顶层设计层面的,也有短期的措施。因为我国改革开放40年以来,驱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分别是投资、出口、消费,今年可能出口在一段时间内会受到很大的挑战。出口留下来的空间,也许只有消费才能够补上去,我说的消费是大消费的概念,包括服务业在内。

我个人觉得需要用“组合拳”。首先,要有好的消费的场所,因此建议商业地产和住宅地产分开调控,出台商业电价,不用峰谷电价等;其次,要有时间去消费,建议再设立一个小长假;再次,要有钱去消费,比如发放消费券等;最后,消费的成本要低。几个建议实际上是围绕上面的逻辑来的。

新京报:看到你提出商业地产和住宅地产分开调控的建议,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建议?在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提出这个建议,是否有感到压力?

王填:这个建议是关于消费的地点的,希望国家的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把商业地产和住宅地产分开。因为商业地产本质是生产资料,住宅地产是生活资料,这两个资料实际上是完全不同的。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是指生活资料的住房,但事实上现在把生产资料的商业地产也放在一起调控,而且各地方政府把商业地价搞得非常高,另外商业开发的成本也好,商业地产的税费也好,都是较高的,因此持有物业的成本非常高,而这些成本最终会以租金的形式转嫁到商户,商户再传递给消费者。所以,把商业地产和住宅放在一起调控,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商业地产的持有和使用成本。

还有峰谷电价,高峰电价是低谷电价的几倍,但商超、餐饮等行业的性质决定了没有办法错峰,你不能要求顾客改变到店时间。峰谷电价只适合生产型的企业、工厂,因此我建议可以出台商业电价。

新京报:你提了一些列生鲜产品相关的建议,包括对完善商超冷链标准化的建议,果蔬类周转筐标准化,以及对水产和水果减免流通过程中增值税的建议。在你看来,我国的生鲜领域存在哪些亟待解决的痛点?

王填:我说的减免水产和水果流通过程的增值税,实际上2010年左右,我就开始提议给蔬菜、肉、禽、蛋免税了,这些在2012年逐步实现了,当时我也提了水果,但当时水果叫做副食品,不是必需品,所以没有免税。现在水果基本成了餐桌的必需品,而且大部分是贫困山区产出来的,在流通环节还要征9%的税,客观上推高了水果的价格。

新京报:你在几年前就建议过发消费券,这次的建议中,你也提到了消费券在具体使用上存在一些执行问题,能否具体举例谈谈?对于消费券和各种补贴的发放,有哪些建议?

王填:在当下消费券对刺激消费、促进消费,起了关键作用,帮助了大量的服务业,尤其是餐饮、娱乐,还有马上要复工的电影院线,这些受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行业。我自己感受到,湖南省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

建议尽量不要发定向的券给某一家或者某几家固定的企业,但可以固定行业;同时发放消费券的平台也不要固定只用某一家。像广西就是定向使用某个平台发券,但很多老年人不用这个平台,迁移和学习成本比较高。

谈不确定性:疫情影响是暂时的,有信心完成中长期目标

新京报:前段时间你直播带货带了茅台酒,格力的董明珠也为空调带货,这是传统企业转向线上的一个缩影,步步高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线上线下联动后,你有哪些体会?对传统企业转型线上有哪些建议?

王填:线上线下联动还是看企业实际产生的内容是什么,跟用户交互的内容是什么,然后怎么样获得用户的流量。简单而言,谁来卖、卖什么是缺一不可的要素,我们也在持续摸索当中。

比如我自己,带货了茅台、五粮液,是因为我自己比较喜欢喝酒,所以我能说出这些酒好的原因,也是带着感情来的,你让我卖化妆品,我就啥也说不出来 。

新京报:疫情后一些商超企业没有100%复工,甚至需要总部文职去一线进行帮忙。针对疫情后的稳就业和促就业,你有哪些具体建议?

王填:刚刚复工的时候,确实遇到了很多挑战,现在基本上招人不存在太多问题,因为后来我们用了一些灵活的用工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就是从很多没有复工复产的行业里面,找到了很多临时的、动态的员工补充上来。

我觉得疫情可能会催生另外一种职业,或者工作方式,就是共享员工。以前员工固定在一个企业里,现在可能一个员工在两个企业甚至更多企业里,每个企业工作几个小时,这种用工方式我觉得会越来越多。因此,我建议延续企业社保缴费减免期,出台就业见习补贴、吸纳就业补贴两年短期政策,将工会经费返还政策拓展到所有企业,扩大享受残保金减免的范围。

新京报:此前步步高制定计划,在2020年至2024年商业版块,销售复合增长要达到23.5%,税前利润复合增长要达到80.0%,到2024年步步高的销售收入要超500亿元。这次疫情是否会影响到步步高的业绩增速?

王填:我觉得疫情的影响是暂时的,作为一个企业来说,上面这个是中长期目标,这个目标有挑战,但还是有信心能实现的。

新京报:去年步步高开店也很多,今年扩张的速度是否还保持一致?

王填:对,我们今年开店不会少于80家。

本站所有的文章、课件、图片及其他资源,若出处为“软文网”,即为本站成员原创或整理,版权归作者与本站共同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他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