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领域的第三次革命”技术刷脸支付“熄火”了

摘要:巨头之下,盘踞着大量的刷脸支付服务商和代理商。他们相信巨头开放的行业生态,让他们互利互惠,但不少代理商铺出去的设备,拿不到补贴和返款,颗粒无收的局面持续了大半年。

过去一年多以来,越来越多支付宝和微信的刷脸支付设备出现在商场超市和便利店里。但从今年一月疫情爆发开始,由于疫情让线下商超的营业额蒙受巨大影响,刷脸支付终端的交易呈断崖式下跌,这个曾被期许为“支付领域的第三次革命”的技术,突然踩下来急刹车。

巨头之下,盘踞着大量的刷脸支付服务商和代理商。他们相信巨头开放的行业生态,让他们互利互惠,但不少代理商铺出去的设备,拿不到补贴和返款,颗粒无收的局面持续了大半年。

只有真正的服务商,才能赚到钱,但他们需要搭建技术、渠道、售后等团队。准入门槛相对较高。

如果想成为一家服务商,需要有一套自研的服务系统软件和针对商户的收银系统,才能有资格申请服务商的名额,才有权成为支付宝或微信支付的行业合作伙伴,也有资格在终端设备上接入刷脸模块,并享有官方给予的政策返利,利润相对可观。

而声称自己是支付宝和微信代理商的,其实是服务商们的“客户”。他们向服务商缴纳一定的代理费,使用服务商现有的软件服务系统。唯一的获利方式,就是向市场推广支付宝“蜻蜓”和微信“青蛙”等刷脸支付终端,赚取分润。

实际上,从去年 12 月开始,陆续有代理商逃离战场。“受疫情影响,这段时间退出的人更多了,”在一些刷脸支付交流群里,知脸科技 CEO 陈贝齐看到很多代理商都在七折抛售设备。可即便如此,询问者也寥寥无几。另据相关人士透露,目前至少有五成代理商已经退出,三成转型,两成在观望。

“我们这个行业本来就很混乱,有些代理商靠杀低价野蛮入场,然后让其他人都没钱可挣。但最终活下来的公司,一定是赢在规模和业务上的服务商,”触角科技创始人谢海润如是说。

商超是一步错棋

刷脸支付的独特性在于,“持续脱媒”让支付效率得到提升。对于用户来说,付款时不用再掏手机、钱包、银行卡,无接触是其便捷的体现。

人脸识别最先是通过 iPhone X 的 Face ID 向用户逐步普及的。随后,刷脸代替了指纹,变成了手机标配。艾媒咨询曾预计,中国刷脸支付用户规模在 2019 年会达到 1.18 亿人,这一数字在 2022 年预计将突破 7. 6 亿。其中,超市、便利店和商场购物这两大场景的用户占比分别为 40.2% 和 36.8%。自贩机场景紧随其后,为 27.6%。

然而,刷脸支付的真实体验并不理想。相较于线上场景的刷脸消费,线下场景不仅复杂,而且相当考验技术和产品实力。比如在线上,系统只需判断用户面部特征是否一致。而在线下场景,终端设备一机多用,系统算法需要在人脸库中逐一比对,来判定支付人的真实身份。

受制于人脸识别技术的瓶颈,现有技术还无法仅凭对人脸的图像识别,精准地判定用户 ID。一套线下刷脸支付的完整过程,目前大多需要“人脸识别+手机辅助验证”。一旦忽略必要的信息验证,其准确度和安全性无法满足商用要求。因此,刷脸支付届时能否取代扫码支付成为移动支付的新主流,这一问号越来越大。

业内有一个关于刷脸支付“1:N”的公式。N 代表用户规模,1 对应的是用户 ID。在一定安全范围内,N 的数值越大,就表示人脸识别技术的精准度越高,技术挑战也更大。王淞告诉极客公园:“初创公司做到 1:10000 的精度已经很不容易了,苹果 3D 人脸识别百万级的水平是行业标杆,但它的实测准确率肯定也要比理论数字低。”

目前,支付宝的用户超过了 10 亿,微信支付的绑卡用户超过了 8 亿。试想,“如果只凭刷脸,免输手机号,一比几个亿的安全系数,根本做不到。”在王淞看来,国内企业把金融支付的安全性能做到 1:10 万级就已经很不错了。这意味着机器可以从 10 万名用户中,单凭刷脸准确地定位到某一用户的 ID。“如果通过输手机号的后 4 位做辅助,再从相同号码的 1 万人里面识别人脸,这样 10 万乘 1 万就是十个亿的用户服务规模。”

出于对人脸识别的准确性和安全性考虑,手机辅助验证这一步还不能省去|视觉中国

技术掣肘,势必会影响刷脸支付的用户体验。王淞认为,刷脸支付瞄向商超场景,基本可以断定是一个错误的方向,不仅教育市场的成本高,用户习惯也需要长时间培养。总体来说,刷脸支付终端在这个场景的试水不是很成功。其主要原因在于现有技术不像刷卡到二维码那样,给用户体验带来指数型提高。

“特别是受疫情影响,你说你是掏手机扫码更安全,还是点一个很多人摸的屏输号码,摘口罩识别安全?我宁可掏出手机,相当于一个掏钱包的支付行为,或者用 NFC 支付,手机碰一下都不用扫码了,小额免密,支付的便捷程度远远超过刷脸,”王淞展开进行了对比。

在这种情况下,刷脸支付终端的市场生存空间进一步收窄。“小的商超贴上二维码,或者拿扫码枪一扫已经可以满足需求了。刷脸设备对他的结算效率没那么大的提升,还占地方。虽然大家基本习惯了无现金消费,但哪怕不支付也不会不带手机,所以刷脸支付没有任何优势。”

虽然支付宝发布刷脸支付终端“蜻蜓”二代时,曾把烘焙连锁品牌“味多美”作为标杆客户案例,并表示自从接入蜻蜓之后,顾客排队等待的时间缩减了 50%,每一台蜻蜓蜻蜓设备相当于有 1.5 名收银员为顾客服务。但央视新闻曾经采访了一些商户,他们普遍表示刷脸支付终端在门店的使用率并不高。消费者的顾虑在于,觉得这样的支付行为既麻烦又不安全。

也有业内人士力挺支付宝的刷脸支付,直言其刷脸支付技术比微信支付领先一年,并强调刷脸支付不能被“一棒打死”。触角科技创始人谢海润告诉极客公园,“蜻蜓”目前可通过大数据安全,优化刷脸支付的体验。例如用户经常在某个店里消费,客流量相对稳定,算法可以让用户免输手机号,而微信的“青蛙”则无法跳过手机辅助验证这一步。

刷脸支付的正确打开方式

尽管目前刷脸支付在商超场景的应用遇到阻碍,但是王淞倒没有那么悲观。他否定了现阶段的刷脸支付完全无法商用的观点,“不然支付宝也不会大力推广”。哪怕输入手机号的步骤不能减少,在某种程度上也能为用户带来便利性。“关键是这种便捷性,看你用在什么场景。”

和商超场景不同,据他掌握的用户数据来看,无人零售终端只要支持刷脸支付,这台机器 80% 的订单都是通过刷脸付款,其余 20% 的人选择扫码。因此,他比较看好刷脸支付在无人零售终端的落地。

王淞认为,如果刷脸支付有机会成为智能货柜和自贩机设备的标配,其或将率先在办公场景打开市场。他分析,当自贩机具备刷脸功能的时候,大部分员工会更愿意通过刷脸去购买,第一是人货距离近,购物时间短,可以不用带手机。而且公司人数有限,没有排队和被催促的压力。因此,这种新支付的体验更适合在办公场景中培养起来。

或许是看到了这一点,支付宝通过投资智能货柜品牌“友宝”提早做布局和渗透。据了解,在支付宝投资以前,友宝主要经营传统的自贩柜设备。从去年开始,友宝铺设了几万台带刷脸支付的设备,刷脸模块由支付宝提供,货柜上的支付宝标识十分显著。 

新支付技术与设备的结合,在某种程度上,对行业内部起到了信心提振的效果。“毕竟在 2018 年底大家对无人零售,对智能货柜普遍看衰。从数据来看,刷脸支付能够提升传统自贩机的消费频次。当消费者体验到其便捷性并逐渐接受这一新事物时,他就会持续地去使用刷脸支付。“这也是为什么支付宝会投很多无人零售终端的柜子,让友宝作为运营商去推刷脸支付,因为这个场景的结合会比商超的场景更有意义,绑定会更深入一些。” 

据他了解,自贩机厂商目前十分愿意去拥抱这种新的支付方式,“因为对他们来说这相当于是一个入口,就像现在,如果自贩机还停留在传统投币的规则,根本就运营不下去,如果你不能支付宝扫码来支付的话。未来可能甚至有可能这个货柜不支持刷脸的话可能你也卖不出去,因为大家已经习惯了去刷脸,就不带手机了。”

王淞目前判断,零售终端会帮助行业向下渗透。当用户习惯在智能货柜用刷脸支付的时候,他们就会逐渐接受商超场景下的刷脸支付。

对于两家巨头来说,“谁把线下零售终端的市场抢占了,谁就基本上宣告成功了。因为支付宝跟微信的刷脸的操作形式还是不一样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支付宝通过对货柜的抢先布局,赢得这场战疫的胜算最高。

比技术更重要的是金融体系

今天在谈的刷脸支付,它或许或许不一定要像扫码支付那样“大一统”。如果把支付纳入零售的环节之一,今天的零售其实更细分,也更垂直。作为技术的推动下,未来的支付变革大概率是在细分场景中逐一落地。正如 NFC 之于地铁购票充值,刷脸支付之于自贩柜,只要拿下这些阵地,就是一种行业变革。

无论是二维码支付、NFC 支付,还是现在的刷脸支付,线下场景可选择的支付方式多种多样,但电子支付的变革不只在于前端支付技术的成熟度,更取决于金融体系是否予以支持和推动。2016 年,支付清算协会向支付机构下发《条码支付业务规范》,官方首次承认扫码支付的市场地位。

显而易见的是,二维码技术门槛和投入成本远比 NFC 和刷脸支付都要低。“如此普惠的技术,之所以在国外没发展起来,不是搞不定技术,而是缺乏像中国金融体系一样的创新,”王淞表示,倘若中国金融体系当年没有开这道口子,支付宝和微信即便再投入也很难成功。

所以,不管是 NFC 还是刷脸支付,抑或是扫码支付,这些全部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背后的这套支付体系。对于行业来说,二维码已经夺取了支付革命的胜利果实,今天的其他支付技术,还不足以称之为新变革。

“无非是为用户提供了多种选择,哪个支付方便就用哪个。”所以王淞认为,刷脸支付、NFC 和扫码是并列关系,而非取代关系。总之,“前端的支付的区别,不足以带来颠覆性改变。”现在硬要把刷脸提升到革命性支付手段,还需用事实说话。 

一番大力推广后,刷脸支付没有因“便捷性”的优势,给各路玩家带来商业机遇|视觉中国

而支付宝和微信之所以大力去推,还是为了争夺下一个“入口级”的应用。“他们可以接受刷脸支付的不成功,但他们不能接受战略轻视带来的严重后果。” 正如 2015 年红包大战之前,支付宝一直是该领域的先行者和领军者。之所以敢于撬动支付宝的根基,是因为腾讯笃定,支付宝不可能永远绝对正确。出现任何的差池,都是给对手取而代之的机会。

和微信一样,支付宝也不能犯这种错误。不光是刷脸支付,NFC 也是“入口级项目”。王淞打赌下一个战场就是 NFC,两家巨头一定在未来继续亮剑。然后刷脸支付有可能“死在这儿”,或者说在某些场景下的适用,但它绝非是一个普适性的支付方式。“比方说在自贩机上刷脸好使,但商超就不好使。有可能自贩机未来刷脸开通了一个线下的场景,垂直场景下它好使,然后 NFC 是另外一个场景,巨头可能都会去拼。” 

至于能不能成,巨头根本不会考虑这些问题。“反正我肯定是投入了,哪怕死了我也投了,没关系,它可以浪费这个钱,但他们决不允许自己掉队。”

本站所有的文章、课件、图片及其他资源,若出处为“软文网”,即为本站成员原创或整理,版权归作者与本站共同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他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