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失去了不上云的借口

摘要:在张建锋看来,这样的新路线显然比一味跟随意义更大,正如他形容阿里云超越传统IT时的比喻:“超越马车的不是更先进的马车,而是汽车。”

1990年,微软发布Windows3.0,PC用户在使用计算机时,再也不用记住并敲入几十条很难记住的命令,而是简单点击图标就能操作电脑,对计算机普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即便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PC+Windows”的结构仍旧行得通,只不过换成了“ARM+Android”。究其根本,不同时期两者组合都有一个潜藏的共同点:正是因为有了一套紧密合作、不断迭代更新的,从最基础硬件,到应用生根落地的操作系统的生态,让开发者创新的成本大大降低,推动整个生态高速发展。

从硬件层面看,互联网的底层架构已经走进了云计算的节奏,无论什么样的设备,产品和服务的根源都能追溯到云端。这样彻底的硬件元素改变,必然会催生出与之配合的软件因素,以便塑造一个全新的生态。

就在今天上午举行的阿里云峰会上,阿里云就重新定义了云计算时代的“PC+Windows“——“云钉一体”,即阿里云和钉钉的结合。

云计算向上

14年前,在谷歌搜索引擎大会上,时任CEO的埃里克·施密首次提出了云计算(Cloud Computing)的概念。那时,云计算被解读为最基本的计算资源云端化,使用者无需自己购置设备,可以使用云端的CPU处理器和存储器,类似于,人们不用在自家院子中打井取水或用柴油机发电,而是使用水电公司提供的服务。

那是云计算的第一个阶段,被视为如“水电煤”一般的基础设施。当时,云的任务是在行业中形成认可,替代传统的IT设施。

亚马逊是这一时代的先驱者,在谷歌提出云计算概念的同年,亚马逊率先展开实践,推出AWS,向商家和网站出售多余的计算能力,提供弹性服务器;不久后,在与亚马逊相隔万里的大洋彼岸,阿里也看中了云计算的未来。

人们尚质疑着云的意义,有人甚至断言,云不过是“新瓶装旧酒”。当阿里决定以阿里云去IOE时,首先反对的内部的八十多个工程师,他们将宣布这一消息的淘宝技术保障数据库管理员负责人后羿堵在会议室,纷纷抗议。

后来,便是熟悉的历史:云赢得了时代的尊重,通过十余年积累,在全球IT基础设施中占比超过50%,成为市场主导者。

亚马逊发展成全球首屈一指的云厂商,替代了甲骨文等老牌IT厂商,成为IT新贵;而阿里云也从过去一个备受争议的新兴业务,成长为全球第三、亚太第一的云计算厂商,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2013年,阿里集团最后一台IBM小型机在支付宝下线。

“凡人饮水处,皆言云计算”,今天,再无人对云计算的前景提出疑问。

而这个生长了10余年的行业,正在面临着新阶段的挑战:最近几年,由于最易上云的互联网企业大多已经完成上云,继续发展,云厂商们势必要面对技术能力偏弱的传统行业。

传统行业并非没有上云的意愿,但无论是这些企业的技术能力、或是原本采用的物理IT架构,都他们的上云历程变得更加艰难——这有点类似于个人电脑诞生之后,只有专业人员才会操作,而普通大众则面对需要命令操作的DOS系统一筹莫展。

1990年, Windows 3.0的出现改变了个人电脑市场,从此,PC快速在大众用户中普及。这或许为云计算的现状带来了一些启示:如果要进一步突破,与计算也同样需要超越“基础设施”范畴,寻找与大众市场更为紧密、简单的连接方式。

“狭义的云,是IT设施的重新组织,”最近两年,张建锋在多个场合做出这样的解释,“广义的云,则远远超过这一范围,除了云基础设施,还包括中台、服务。”

2018年,阿里云战略升级为阿里云智能,在实施中台的战略过程中构建智能化能力;2019年,钉钉合并进阿里云,陈航向张建锋汇报。

阿里云的一系列调整,引来外部的各种解读,一度众说纷纭。如今,在2020年云峰会上,张建锋终于首次揭露了阿里云在新一阶段的战略目标:在基础计算架构的模式上,向上结合操作系统,向下结合深度自研。

张建锋认为,信息时代,信息化系统相对简单,只需程序员理解业务流即可;但在今天的数字经济中,信息系统已不再是简单的业务流问题,还有数据流、移动化,需要AI处理大数据,这都是以前的信息系统并未遇到的情形。

在这样的转变中,更需要一个新型操作系统的出现。使用户面向大数据、面向智能、面向IoT、面向移动化,能够更为方便地开发自己应用。中台,就是这样一个新型操作系统,而钉钉是这个操作系统的核心。

“今天我们讲的云,是面向数字经济时代的新型体系结构,钉钉是‘操作系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建锋强调说,“数字经济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云+新兴的操作系统。”

此般布局,阿里云可以说是酝酿已久;不过,在今年上半年,还有一场使该布局加速实现的意外之喜。

钉钉发动机

即使是常被“钉一下”的职场人,大多也是在四个月以前,方才知道钉钉的吉祥物名为“钉三多”,原型是一只燕子。

这个小知识来源于当时的一部洗脑视频。那是许多人印象深刻的一次事件:疫情期间,由于大多数中小学使用钉钉进行远程上课,孩子们一时激动,涌入应用商店为钉钉“打一星”,钉钉不久后即以“钉钉在线求饶”视频回应,称“此生无悔入钉钉,五星一次求付清”,立时冲上微博热搜,火遍全网。

钉钉红了。

钉钉,常常被视为阿里对社交的另一种尝试,而此次钉钉的走红,则再次引起行业对阿里究竟是在突击职场社交、或是布局远程办公的讨论。

实际上,这些想法可能还是太简单了。在今天的阿里云峰会上,张剑锋直接表示:阿里云正在打造“云+新型操作系统”的云计算新模式,而钉钉则操作系统中的核心组成部分。

按照这一描述,钉钉——这款拥有超过3亿用户的应用,并不代表阿里对社交的向往,也远不仅是一款远程办公软件,而是阿里云发展中台的重要部件。

张建锋将阿里云与钉钉的关系,与PC与Windows的关系做类比,他表示,企业既需要云这样的新型计算架构,也需要钉钉这样的新型操作系统,这是一个整体,前者提供水电煤一样的算力基础设施,后者如同新时代的Windows,让企业可以快速开发管理组织和业务的所有应用。

拥有钉钉的阿里云,则成为云计算行业中独具一格的存在。作为一个兼顾C端和B端的产品,钉钉使得阿里云更为具像化,据阿里介绍,基于“云钉一体”的基础设施,立白、东方希望、太平洋保险、广东农信等企业,已经开发了数百种企业应用。

“很多人把钉钉理解为一个沟通工具,但钉钉是远远超越沟通本身的。”张建锋举例说,浙江100多万政府工作人员在钉钉上办公,并在平台上开发了1000多个应用,各类事务处理都在钉钉上完成,“这就是操作系统的典型特征,操作系统就是我自己做掉一部分事情,可以让大家都在上面做更多的事情。”

在钉钉与东方希望集团的合作中,后者在钉钉上初步建立了全集团统一的移动办公平台,覆盖智能行政与后勤、生产管理和ERP、MES等系统集成。这个办公平台上,开发了52个钉钉微应用:eHR、MES系统、出勤情况统计、待办审批、点餐、行政派车、合同管理、考勤审批、设备管理等。

在钉钉上开发合适的小程序,“就像在Appstore下载安装一样简单”,东方希望信息部总经理黄兴胜谈到与钉钉的合作时透露说,有些同行,花费9000万购买某知名公司的软件系统和配套的传感器、仪器仪表,但东方希望基于钉钉开发,“只花了不到90万,就达成了设计的管理目标。”

钉钉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阿里云的门槛。这不仅是“降低应用开发难度”,也降低了企业对“上云”的难度认知。一位熟悉云计算行业人士分析说,一些企业对“上云”难度估计过高,畏惧不前,但如果从使用钉钉开始,则容易了许多,“可以形成一个顺序:先用钉钉、开发应用,之后再整体上云”。

把软件变成硬件

为了提升企业实际应用中的效果,“操作系统”之外,也就是硬件部分同样需要彻底的改良。

几年前,阿里云的技术人员在服务非云原生企业时发现,这些企业的软件栈构建在传统的物理机上,在上云的过程中,很多不愿意做架构改造、或无从改起,导致超过一半的用户只能“部分上云”,甚至百分之七八十的业务仍在线下。

意识到这一问题,阿里云的技术专家们开始尝试打造一款既能接入云基础设施、又能提供类似物理机服务的计算产品。

2017年10月,阿里云“神龙架构”诞生,软硬协同设计提升虚拟化效率的“X-Dragon”与被称为“裸金属虚拟化先行者”的第一代神龙服务器双双亮相,代表着云数据中心虚拟化的技术变革。阿里云官方表示,未来,阿里云遍布全球的百万服务器将全面升级至第三代神龙架构。

如果将阿里云比作一颗大树,作为操作系统的钉钉是树干,在其之上,无数应用入树叶般生长;而在地面之下,包括神龙、飞天操作系统、含光800芯片等自研技术,成为这颗大树的根基,根基越深,地面上的大树才越发枝繁叶茂。

早在2008年,阿里云诞生初期,就开始通过自主研发的方式推出了用以调度数据的飞天操作系统。2018年,飞天获得了中国电子学会举办的中国电子学会科学技术奖特等奖,那是该奖项设立15年来首次颁发的特等奖。

十几年来,阿里云从未降低过对自研技术的投入,在本次峰会上,张建锋更是将“做深基础”定义为三大战略方向之一。

“今年将持续加大在芯片、服务器、交换机、网络等领域的自研力度,”张建锋在峰会上表示,“我们要把云的底座做深,飞天操作系统要做调度、要做芯片、数据库,基于云的特点,构建整套的基础体系。”

这些规划并不是说说而已,就在不久前,阿里官方才公布了未来3年投入2000亿元的计划。张建锋在云峰会上甚至还补充到,“新基建本身就是巨大投资,还将投入芯片、服务器、网络等的研发,2000亿可能还不够。”

除了投资,人才也很重要,张建锋也在云峰会上透露了相关的规划:“阿里云还将大规模引进顶级科技人才,今年阿里云再招5000人,重点吸引云服务器、网络、芯片、数据库、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领域的攻坚人才。”

再进化

阿里云新棋局的出现,生就逢时。

在过去几个月中,新冠疫情的出现,无疑加速了数字经济的发展速度。一些从业者甚至感慨称,本来计划三到五年完成的数字化转型,今年一年就能完成。正如张建锋自己局的一个例子:过去大学推行了很多年的多媒体教育,都没有推广开,但在疫情期间,阿里云与浙江大学合作,仅仅7天,即完成了200多间教室的数字化改造。

“几万师生的远程教育,一夜之间就实现了,上线当天,有100多万人次的访问量,最热门的课程,听说有10万人次来观看。” 张建锋自己还做了个形象的比喻:“我以前经常想,秋天是怎么转变到冬天的?是温度一天天下降,还是突然一夜之间变冷的?后来发现,绝大部分的季节变换时在一夜之间完成的,冷空气来了,一夜狂风、一场冷雨,一下子就冷下来了。”

从秋到冬本就必然,数字化转型的趋势也不可阻挡,但疫情宛如一股西伯利亚冷空气,使得数字经济加速到来。作为数字经济的基础,在这场加速中,云行业的竞争和责任自然也加剧。

在云计算市场中,一贯领跑的是亚马逊的AWS,2019年,计算性能强劲的AWS在全球市场中遥遥领先。不过,微软Azure正在以性能之外的另一种模式追赶AWS,自微软CEO纳德拉倡导以云为先之后,微软着力打造云端生产力产品Office,并以此带动Azure的发展,缩小与AWS差距。

而阿里云,这次提出的“云+新兴操作系统”,显然也有同样的逻辑,但在路线的许多细节上,差异还是十分明显。钉钉已经拥有1500万家企业组织,与拥有300万家企业用户的阿里云结合,将成为一条全新的连接企业用户与云基础架构的路径。

在张建锋看来,这样的新路线显然比一味跟随意义更大,正如他形容阿里云超越传统IT时的比喻:“超越马车的不是更先进的马车,而是汽车。”

本站所有的文章、课件、图片及其他资源,若出处为“软文网”,即为本站成员原创或整理,版权归作者与本站共同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他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